1. 首页

当鼓励生育遇上延迟退休 这一代老年人该怎么选?

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子女少是老龄化社会的主要特征。推迟退休以提高老年人的劳动参与率和优化生育政策以提高生育率是应对老龄化影响的两大法宝。但是,在爷爷奶奶已经成为我国照顾婴幼儿重要力量的背景下,如何解决鼓励生育政策和推迟退休之间的矛盾。

今年《经济研究》第九期发表的一篇论文及时关注了这一矛盾。这篇题为《退休年龄制度的代际影响:基于子女生育时间选择的研究》的论文认为,推迟退休年龄不仅会影响临近退休一代的劳动参与率,还会影响他们的下一代(子女),家庭的代际时间转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已婚女性生育和工作的困境。

本文作者之一、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金峰在接受《中国商报》采访时表示,延迟退休是大势所趋,有关部门在制定延迟退休政策时,也应考虑与婴儿保健政策的协调和平衡。在妇女生育机会成本高和缺乏社会儿童保健服务的环境下,推迟退休可能导致生育年龄进一步推迟,抵消生育政策的影响。

因此,金峰认为:“弹性退休是一种更好的政策选择,允许劳动者在一定的年龄范围内选择退休时间。如果家里有第三代需要照顾,可以权衡是自己工作还是退休让孩子工作,看哪个决定是对家庭最好的安排。”

代际护理影响出生时间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要制定长远的人口发展战略,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的包容性。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提到,保持人口代际平衡发展是解决人口老龄化的长期办法。中国人口正在经历从数量压力到结构挑战的历史性转变。老年人数量多,年轻人数量少,将成为突出的结构性矛盾,不利于维护代际和谐和社会活力,也不利于维护国家人口安全和增强人口长远发展战略。

根据上述100个问题中的数据,21世纪初以来,中国总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左右,年出生人口在1600万左右。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2016年和2017年出现小生育高峰,分别为1786万和1723万,但2018年降至1523万,2019年降至1465万。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芳最近呼吁“十四五”计划稳步推进生育政策改革,尽快实现家庭自主生育。

人口学家的共识是,第一个生育年龄越晚,总生育率越低。中国当代女性生育年龄逐渐推迟,实际首次生育年龄从1995年的24.36岁提高到2012年的26.60岁。

根据以上论文,父亲超过退休年龄后的后代生育率明显高于父亲超过退休年龄前,说明后代会根据父亲的退休时间规划自己的出生时间。

从我国现实来看,当家庭(尤其是育龄妇女)面临生育和工作的矛盾时,父母是否有时间提供代际关怀,可能会改变生育时间的选择。利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S)的数据,上述论文发现父亲的退休对后代的生育能力有积极的影响。基本结果表明,后代的生育概率将提高6~9个百分点左右,提高44%~61%左右。

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延迟退休的复杂性体现在中国接近退休的一代人需要照顾老人和第三代人。根据中国家庭追踪调查的数据,在接受调查的最后半年,约有33.6%的老年人帮助子女照顾子女。

根据中国健康与养老跟踪调查(CHARLS) 2011年和2013年的数据,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覆盖的女性在办理退休手续后照顾孙子孙女的概率增加了30个百分点,男性增加了16个百分点。

金峰说,许多已经办理退休手续的老人开始照顾他们的孙子孙女。一方面,照顾孙子孙女是中国由来已久的家庭传统,另一方面,这与中国严重缺乏社会化的照顾体系有关。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研究员张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延迟退休政策和提高生育率之间存在一定的冲突,主要是因为很多老人延迟退休和照顾第三代之间存在冲突。但是,这两项改革的目标不同,都是需要的。

如何推迟退休,同时提高生育率

随着女性劳动参与的深入,母亲的时间价值与分娩的冲突更加突出,女性工资中存在“分娩惩罚”,即分娩导致女性工作时间和工资的减少。

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相对较高。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为61.49%,同年美国为55.74%,日本为50.50%。因此,中国女性抚养孩子的机会成本非常高,面临着生育和工作的困境。

上述论文提到,生育率对妇女的工资率有显著的负面影响。根据CHNS的研究,每生一个孩子,女性的工资率就会降低7%左右,这种影响在受教育程度高、在国有部门工作的女性中更为显著。

金峰认为,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上的时间价值与生育率之间存在冲突。父母照顾可以帮助工资较高的妇女减少可能的生育惩罚,并应对社会婴儿护理供应不足和费用高的情况。

就社会托儿服务而言,随着市场化改革,教育部门和集体幼儿园的总体比例从1997年的77%下降到2016年的33%。而且很多年来,3岁以下儿童的托儿服务还是很稀缺的。根据卫健委的数据,2017年全国各种护理服务机构婴儿入托率仅为4.1%。

不仅公共托儿服务严重短缺,而且社会力量设立的托儿机构的供应也非常不足和昂贵。

推迟退休和提高生育率怎么能齐头并进?

金峰认为,推迟退休年龄的政策需要考虑其对放开生育政策效果的影响。与强制延迟退休年龄相比,弹性退休政策对生育率和女性全职工作概率的负面影响较小。目前需要改革僵化的退休年龄制度,将“养老年龄”与“退休年龄”分开,设定最低养老年龄,但不要求人们退出劳动力市场。

张毅表示,中国将在推迟退休后实施更灵活的退休制度。老年人之间差异很大。延迟退休旨在促进人力资本高、身体健康、企业迫切需要的老年人继续从事正式工作。家庭生产仍然很有生产力的老人,仍然可以提前退休,通过家庭政策支持他们照顾第三代。

“不要只看到两者的矛盾,也要看到两者目标的不同,我们通过更加灵活的退休制度和家庭支持政策,让这两项改革成为相互合作的左右手。”张毅说。

上述论文建议完善社会婴儿保健机构建设,降低女性生育成本。目前对0~3岁婴幼儿的社会关怀基本上是空白人。然而,在一些国家,如韩国、日本、德国和法国,婴儿服务已被纳入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

复旦大学全球科技人才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姚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循序渐进、灵活实施、注重激励”的原则下,一方面,逐步实施延迟退休对现有劳动力市场的影响相对较小。老年劳动力及其家庭有一个适应性缓冲空;另一方面,在实施过程中,要加大家政服务、生育服务和托幼市场建设,鼓励服务型机构建设和健康竞争,为家庭提供价格合理的专业服务。

此外,姚凯还建议通过合理安排老年人的延迟就业收入来提高购买市场服务的购买力。政府还可以通过税收补贴和创造就业激励措施,支持家庭和儿童保育市场服务的发展。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dianping/14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