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京沪深三足鼎立 第二梯队城市竞争白热化

《证券时报》和《新财富》中国资本市场研究所编制的2020年Mainland China省市金融竞争力排名昨天公布。三大金融中心城市北京、上海、深圳的国际话语权日益增强,杭州、广州、南京、成都等区域金融中心城市辐射效应明显,为区域产业和经济协调发展注入新的动能。

中国资本市场研究所研究员樊玉源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液,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在我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在“双循环”发展新格局背景下,全面评价内地省市金融竞争力,对于引导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源头,更好地促进我国经济的优质发展,具有重要意义。《2020年Mainland China省市金融竞争力排名》显示,近年来,Mainland China省市在提高金融服务质量、增强资本市场活力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第一,金融中心城市

呈现新模式

城市金融竞争力是指城市在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金融资源整合、资本效率等方面的竞争优势和发展潜力。中国资本市场研究所建立的城市金融竞争力评价体系,从经济竞争力、资本市场规模、金融机构实力和资本活动四个维度,从29个指标对中国141个主要城市的金融实力进行综合评价,并推出“Mainland China金融竞争力50强城市”、“30个新城市金融竞争力”和“省会城市金融竞争力排行榜”。

从经济金融状况来看,内地金融竞争力前50名城市的GDP占全国一半以上,市值占全国上市公司总市值的近90%。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规模占全国60%以上,业务部门营业额占全国业务部门营业额的75%。50强城市构成了中国金融发展的中坚力量。根据该榜单,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南京、苏州、成都、天津和重庆位列中国金融竞争力前十名。

京沪深:三脚架

建设国际金融中心

mainland China金融中心城市中,京、沪、深形成了三条腿的格局,王者地位稳定。根据英国智库Z/Yen Group与中国(深圳)综合发展研究院联合编制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第28位),上海在全球金融中心城市中排名第三,而北京和深圳分别排名第七和第九。北京、上海和深圳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增强全球影响力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

在中国资本市场研究所城市金融竞争力的四个评价维度中,北京在资本市场规模和金融机构实力上排名第一,而上海在经济竞争力和资本活跃度上更具优势。与北京、上海相比,深圳在各维度的分数上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截至目前,北京a股上市公司379家,国内总市值超过15万亿元。如果算上海外上市公司,北京上市公司超过620家,总市值26万亿元,约占内地省市所有境内外上市公司总市值的23%。深圳和上海的境内外上市公司总市值分别为16.2万亿元和12.3万亿元。此外,北京在新三板上市公司数量和市值上具有绝对优势,是全国唯一一个新三板上市公司超过1000家的城市。

从金融机构实力来说,北京、上海、深圳遥遥领先。北京是四大银行的总部,注册资本1.57万亿元,占全国所有银行注册资本总额的41%。北京主导银行业和保险业,而上海的证券、基金和期货公司实力更为突出。134家证券公司中,27家、23家、18家总部分别设在上海、深圳、北京,占总数的一半以上。152家公募基金公司中,125家基金总部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上海有67家。

从经济结构来看,2019年深圳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13.6%,比北京、上海低4-5个百分点。然而,深圳的金融业仍有持续高速增长的潜力。2019年,深圳金融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9.5%,财政支出额高于北京和上海。

第二梯队:杭州领先

拥有资本市场的绝对优势

杭州、广州、南京等区域性金融中心城市构成金融竞争力城市的第二梯队。随着资本市场规模和资本活动的成功,杭州在总分上超越广州,成为第二梯队的领头羊。

目前杭州境内外上市公司600多家,有阿里巴巴、农夫山泉等超级巨头,总市值8.6万亿元,相当于广州、南京、苏州、成都、天津上市公司市值之和。

作为第四国民经济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广州的金融发展水平与其城市地位不相称。2010年以来,广州金融业增加值增速明显低于第二产业和房地产业。2019年,广州金融业增加值2079亿元,排名重庆之后第五。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8.8%,比北京、上海、深圳低5个百分点以上,比杭州低近3个百分点。在第二梯队城市中排名最后。

从资本市场表现来看,除了上市公司数量和市值远低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之外,广州的资本市场活跃程度也明显低于上述四个城市。2019年,广州经纪业务部门年营业额不到深圳的一半,仅为杭州的80%,城市风险投资案例数量和投资金额也低于北京、上海和深圳。

其他进入第二梯队的城市也是各大经济区的金融中心城市,分别是长三角城市群的南京、苏州,成渝城市群的成都、重庆,京津冀城市群的天津,山东济南,长三角城市群中游的长沙、武汉。与稳坐钓鱼台的第一梯队不同,第二梯队城市在金融竞争力不同维度上各有优势,差异小,竞争激烈。

中央金融中心城市

金融竞争力有待提高

中部地区有人口和交通优势。正商所是中国四大期货交易所之一,在商品市场上地位稳定。但在中国金融竞争力前十的城市中,没有一个中心城市上榜。表现最好的长沙和武汉分别排在第13和第14位,合肥和郑州则排在第20位。与东西部金融中心城市相比,中部金融中心城市的金融竞争力差距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第三产业在经济结构中所占比重较小。单看省会城市,东部省会城市第三产业平均GDP占比65.2%,西部省份为62.9%,中部省会城市仅为58.8%。长沙和郑州的第三产业不到60%。

二是中心城市金融业附加值低。北京、上海、深圳的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超过13%,而东部、中部和西部省会城市的金融业分别占9.7%、8.7%和11.6%,中部省会城市的金融业占比最低。武汉和长沙都是金融行业GDP占比垫底的省会城市。

第三,我国中心城市的资产证券化率普遍较低。资产证券化率以一个城市所有上市公司最新境内外总市值与2019年GDP之比衡量。除沈阳、济南外,东部所有省会城市的资产证券化率均在100%以上,西部11个省会城市中有7个的资产证券化率在60%以上。相比之下,长沙和合肥是资产证券化率超过60%的中心城市,郑州的资产证券化率不到40%。

第四,从政府预算投资来看,中部地区的财政支出额也小于东部和西部的中心城市。2019年,武汉公共财政支出1.49亿元,长沙2.03亿元,郑州2.19亿元。相比之下,西部金融中心城市成都和重庆的公共财政支出均超过5亿元。

最后,从资金成本来看,去年12月,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新增人民币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分别为5.63%、6.14%和5.93%,中部地区贷款利率明显高于东部和西部地区的整体水平。

二、区域城市群

金融业正在蓬勃发展

在金融中心城市的辐射下,区域金融呈现出各区县市协调发展的良好态势,各经济区百花齐放。

从地域分布来看,金融竞争力排名前50的城市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上榜城市32个,占比超过60%,浙江、广东、江苏分别占8、6、5个。中西部地区分别只有10个城市和8个城市,整体金融竞争力与东部地区相比还有差距。

新城区金融竞争力的区域差异更加明显。金融竞争力前30名的新兴城市中,江苏、浙江、山东、广东共21个,中西部地区仅有6个省市上榜。新城的崛起增强了区域城市群的中间实力,促进了区域金融的协调发展。

珠三角VS长三角:

两大城市群金融产业发展比较

金融竞争力50强城市中,长三角26个城市中有14个上榜,珠三角9个城市中有6个上榜。长三角和珠三角经济区形成了mainland China最强的金融城市群。

2019年长三角地区GDP总量23.7万亿元,珠三角地区GDP总量8.69万亿元。两个地区的经济总量占全国GDP的30%以上。截至2019年底,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合计123.6万亿元,占全国存贷款余额的35.7%。珠三角和长三角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影响很大。

在成为中国最具竞争力的金融中心的道路上,长三角和珠三角在经济产业结构和发展重点上表现出不同的特点。珠三角城市群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GDP分别比长三角高1个和2个百分点。

恒大研究院报告显示,长三角城市群产业结构以电子、汽车、现代金融为中心,致力于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高地和世界重要的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中心;珠三角城市群制造业水平发达,未来将致力于建设科技和产业创新中心、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基地。央行报告显示,2019年,广东区域综合创新能力保持全国第一,有效发明专利和PCT国际专利申请数量位居全国第一。

在制约两大经济区发展方面,长三角石化冶金领域存在一定的无序竞争,核心城市规划明显滞后,经济效率与世界级城市群存在差距;除深圳外,珠三角城市以低端制造业为主,自主创新能力有待提高,优质公共资源短缺。

资本市场方面,长三角和珠三角有2500多家境内外上市公司,占全国上市公司数量的一半以上,最新总市值超过55万亿元。从上市公司分布来看,长三角上市公司总量和市值虽然比珠三角多,但珠三角市值大的龙头公司占比更高。a股公司中,长三角地区市值过千亿的公司有30家,市值最高的Hikvision (002415,股吧)约4156亿元,珠三角地区市值过千亿的a股公司有6家。平安(601318)和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市值都在一万亿以上。

在海外上市的互联网领军企业中,长三角地区有阿里巴巴、拼多多、李必立等。珠三角地区有腾讯、唯品会等。珠三角和长三角都在互联网领域大放异彩。

北京天津河北山东

支持北方军队

除了东、中、西部地区不平衡之外,我国南北城市群的金融竞争力差距也不容忽视,南强北弱的现象呈现出扩张的迹象。2019年,南方省市GDP总量是北方省市的1.8倍。从增长来看,2019年北方省市GDP增长排名第六,天津、吉林、黑龙江经济增长排名前三。

金融竞争力50强城市中,北方城市只占13席,京津冀、山东各占4席。与南方省市相比,京津冀、山东城市群构成了北方经济最重要的增长极。

近年来,京津冀经济圈合作不断深化。北京是金融、文化、科技创新的中心,产业日趋高端。河北先进制造业发展迅速,第二产业优势突出。据央行报告,截至2019年底,北京中关村(000931,古八)企业已在天津、河北设立8000多家分支机构,从北京流向天津、河北的技术合同交易额累计超过990亿元。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区注册企业1443家,其中北京企业280多家。

然而,与长三角和珠三角城市群相比,京津冀城市群的发展更加不平衡。河北城市与京津差距巨大,资源型城市仍占多数。省会石家庄在mainland China金融竞争力城市中仅排第38位,全省上市公司只有80多家。长城汽车(601633,古吧)是唯一一家市值过千亿的上市公司。

山东城市群发展相对均衡。济南和青岛位列金融竞争力前30名。全省境内外上市公司240多家,位居北方省份第一。市值1000亿元的公司有6家,分别是万华化工(600309股)、海尔之家(600690股)、戈尔股份(002241股)。

东北作为传统工业城镇,金融竞争力逐渐暗淡,金融竞争力50强城市中只有大连、哈尔滨、沈阳、长春,新金融竞争力30强城市没有收入。2019年东北三省GDP总量约5万亿元,输给河南省某省经济总量,占全国GDP的5.1%。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仅占全国总量的3.8%。东北三省共有158家a股公司,总市值1.6万亿元,仅占a股总市值的2.1%。东北资本市场增长缓慢。

成渝崛起背后

西部城市群缺乏中等城市

2019年以来,西部地区抓住“一带一路”建设、西部大开发、长江经济带发展等重要战略机遇,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优化经营环境,培养和吸引高素质人才,不断推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和对外开放,推动西部发展新格局形成。

在金融竞争力50强城市中,成都和重庆分别排名第八和第十,成渝城市群已被提升为继京津冀、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之后的中国经济“第四极”地位。同时,成渝是“一带一路”节点城市和西部新海陆通道中最重要的城市。2019年,重庆金融业增加值超过广州,跃居全国第四。从前三季度的经济数据来看,2020年重庆GDP超过广州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重庆和成都虽然快速崛起,但成渝城市群乃至西部城市协调发展程度较弱,中等城市稀缺,中心城市对周边城市的辐射作用有限。成渝城市群共有193家a股公司,其中四分之三分布在成都和重庆,其他城市在经济规模和资本市场规模上都处于“崩溃”状态。

在上市公司分布上,五粮液(000858)、泸州老窖(000568)、重庆啤酒(600132)、方水晶(600779)、圣社德的市值占成渝城市群上市公司总市值的近40%。成渝城市群虽然在大力培育新兴产业,但新兴产业在资本市场的市值比例仍然较低。成渝经济区与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经济区在经济总量、区域协同性、产业结构等方面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

本版图:吴比较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dianping/14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