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中国家电迁移越南第三波:赚钱何须在故乡

【根据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向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数据,2019年越南对美出口达到614亿美元,同比增长29%。]

“今年春节前后,TCL越南新基地进入量产攀升的关键期。这个团队克服了许多困难,在第三季度开始生产。从7月开始,月产量将超过30万台,年产量超过400万台。”近日,TCL实业控股、TCL电子CEO王成(01070。HK),感慨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幸好越南新基地起步早,抓住了今年下半年美国彩电市场复苏的契机。

王成于2007年7月至2010年9月担任TCL多媒体越南分公司总经理。在他看来,这是中国企业在越南投资的第三波。在中美贸易摩擦下,新的全球贸易秩序正在逐步建立。中国企业需要将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越南等海外国家,以升级自己的产业,进一步满足参与全球竞争的需要。

2019年,中国家电行业在越南的投资达到高潮:TCL越南新基地2月开工建设,11月投产;海尔之家旗下的AQUA越南滚筒洗衣机厂(600690,分享一下)(600690。SH)7月投产;湖电越南厂(603355,库存吧)(603355。SH),主要生产吸尘器,年底投产;赵迟有限公司(002429) (002429。深圳)10月宣布,其全资子公司计划成立赵迟(越南)有限公司..

今年受疫情影响,某知名小家电a股上市公司面临国内外产能吃紧的局面,试图将部分小家电国内组装产能转移到越南,但因疫情期间人员出入境限制等因素而延期。王成认为,“今年越南的投资热潮暂时放缓,但随着《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预计越南的投资趋势将保持不变。”

中国家电行业海外投资的首选

北邻中国,东南临南海的越南,是很多中国家电企业海外工厂的首选。亚洲金融危机后,TCL在越南建立了第一家海外彩电生产厂。王成表示,当时中国企业开始有了“走出去”的想法,思考如何将在中国市场积累的经验转移到邻国市场,在邻国获得市场份额。

TCL越南公司成立于1999年10月。当时投资1100多万美元,接管了香港路在越南的一家工厂,主要面向越南市场。现在TCL是越南第四大电视品牌。20年后,TCL越南新基地的投资翻了一番,预计总投资将超过3.6亿元人民币,占地约7.3万平方米,辐射东南亚和欧美市场。

王成回忆说,十多年前,欧盟对中国出口的服装和鞋类提高关税和限制配额,中国大陆和台湾的许多相关企业将工厂从中国转移到越南。近年来,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家电提高了关税,导致中国家电企业进一步向越南转移部分出口能力,以避免关税壁垒。

事实上,大约十年前,越南在中国家电行业掀起了第二波投资热潮。美的集团(000333。SZ)于2007年在越南平阳省建立了第一个海外生产基地,投资2500万美元,主要生产电饭煲、电磁炉、电水壶等小型家用电器。越南基地被认为是为东盟市场制造和出口小型家用电器的重要战略基地。

2008年,格力电器有限公司(000651) (000651。SZ)还打算在越南成立合资公司,后来因为合伙人的不诚实而退出了越南合资公司。海尔于2011年从松下收购了三洋电器在东南亚的白电业务,拿下了三洋的子品牌“AQUA”,并接管了三洋的越南子公司等资产。AQUA Vietnam Company成立于2012年,至今在越南有四家工厂。

中国家电企业在越南的投资热潮有三波,第一波主要针对越南,第二波主要针对东盟市场,第三波主要针对欧美市场。”新一轮投资热潮的主要因素是美国征收关税。”王成说,TCL也在墨西哥设厂,但是美国市场每年有几千万台彩电,墨西哥工厂没有那么大的产能,而越南离中国近,反应很快。

2018年底,吸尘器大出口商莱克电器在越南租了一家工厂,成立了注册资本210万美元的梵克雅宝越南有限公司,这也是其第一家海外工厂。越南湖工厂于2019年底投产,基本满足了越南湖向美国市场出口吸尘器的需求,避免了关税壁垒。

中越家电产业链整合

莱克电器海外市场部经理杨跃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吸尘器电机等核心部件仍在苏州生产,莱克将主要部件以零部件的形式出口到越南,在越南工厂组装成吸尘器,在当地购买纸箱进行产品包装,然后出口到美国市场。与此同时,莱克也在泰国购买了土地,但厂房不是为了储备而建造的。

今年越南湖工厂正常运转,没有受到疫情影响。杨跃超表示,疫情下,今年年初莱克对美出口订单减少。随着美国5月至6月消费刺激政策的出台,莱克对美国市场的真空吸尘器出口在下半年大幅增加。越南工厂在稳定莱克对美国市场的出口业务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不过,产能转移已经初步告一段落。随着近两三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越南投资,越南工业园的厂房租金不断上涨,已经无法再为湖滨提供更多场地来扩大产能。和莱克一样,总部位于苏州的电动工具生产巨头鲍士德也在越南购买了土地。

“在过去的十年里,越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王成说,十几年前在TCL越南分公司工作的时候,越南的电子产品出口还很少。后来,他突然听到消息,越南电子产品年出口额已达700亿美元。越南有一亿人口。如果电子产品年出口额达到1000亿美元,就意味着人均出口1000美元。

三星在越南北部投资了一家大型手机制造厂,并在过去两年关闭了位于中国惠州的手机厂。与此同时,三星在越南南部建立了一家彩电工厂。在将手机和彩电的生产能力转移到越南的同时,三星将附加值更高的产业放在了中国,并大举投资在中国Xi设立了一家芯片工厂。巨头产能的转移给越南的电子行业带来了繁荣。

越南的供应链支持能力也在逐步提高。王成表示,TCL在越南当地采购的物资越来越多,上游供应商的配套资源也在引进。不仅仅是包装材料,五金,注塑,SMT(表面贴装)等。也在越南购买或加工。杨跃超认为,越南仍然高度依赖中国的产业链,是因为中国的产业链非常成熟。

事实上,越南对美国的出口在过去两年中大幅增加,而越南从中国进口的核心部件也大幅增加。

根据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向《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数据,2019年越南对美出口达到614亿美元,同比增长29%。2020年1-10月,中国对越整体出口增长放缓,但越南从中国进口的核心零部件大幅增加,包括进口集成电路、变压器和电机,分别增长46.63%、40.3%和43.15%。

越南家电行业未来会成为对手吗

10年前,华南政府官员担心越南在出口加工行业是否会取代广东。十年过去了,现在越南的家电等产业更加成熟,湄公河三角洲东南部的产业集聚效应更加明显。但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家电分会秘书长周南认为,中越家电行业合作性更强,应鼓励在越投资。

上述暂停向越南转移小家电产能的a股上市公司相关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疫情的逐步控制,在越南人员出入境限制放松后,公司仍将长期向越南转移向美国出口的小家电产能。毕竟中国工厂对美国出口加征关税后,小家电价格上涨影响了销售增长。

不仅是大企业,参与对美出口的中小企业也在关注越南的投资机会。中山国乐途总经理黎明·杨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曾于2019年6月去过越南清河省省会芽庄。去年,美国曾计划对中国出口的风扇征收关税,他一直在做向美国出口风扇的生意,考虑是否在越南建厂。

一位美国客户在乐途进口的风扇电机,原本是从广东佛山南海购买的,去年从越南购买的,因为可以免除进口税。明的杨看到芽庄一家越南电机厂只有七八个人的家庭作坊,却有一台自动高速冲床和十多台电机绕线机,一年能生产200多万台电机,自动化程度超乎他的想象。

“越南的土地很贵,劳动力也很便宜,”黎明·杨明说。随着外来投资的增加,越南的劳动力成本也在上升,这必须通过自动化来解决。他在中山南部做电池和医疗器械的两个朋友已经在越南投资了。他在中山市小榄镇的另一个朋友,去年和越南的一家韩国工厂合作,投资一批贴片机制造电路板,组装灯具和加湿器出口美国。但是当地的供应链还不成熟,电源线和螺丝还是要从中国运到越南,因为价格更有优势。

因为越南比较近,可以陆路通关,所以从乐途出口到越南的取暖器可以在东兴和萍乡发货。今年,出口到美国的粉丝关税稳定,所以黎明·杨明还没有最终决定是否在越南投资。他表示,今年在越南的投资“更安静”。

然而,新的投资已经出现。古家角(603816,古坝)(603816。SH)今年11月宣布将在越南平福省建厂,年产家具50万套。平福省毗邻平阳省和同奈省,但不靠近胡志明市。TCL和美的工厂在平阳省,海尔和莱克的工厂在同奈省。胡志明市是越南的经济中心,有机场和港口,周围的投资也在扩散。

王成预测,疫情稳定后,中国企业赴越南投资的热潮将会持续。中国东南沿海劳动力短缺,国内企业正在西进南进。RCEP国家正在交换文件,中国和东盟之间的关税将在未来降低。所以出口相关业务转移到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这个趋势并没有改变。

“如果越南后续成本大幅上升,或者成为美国下一个可能提高关税的目标国,那么增长可能会出现瓶颈,但暂时不会。”杨跃超说:“不排除十几二十年后,随着越南本土产业链变得更加成熟,也会有自己的家电品牌。”但周南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正在转型升级,中越合作大于竞争。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dianping/17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