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把临期口红塞进盲盒、做“改娃师”年入百万,年轻人的钱有多好赚?



年轻人“买”了另一家公司上市。


流行超市上市后,一项数据显示,近20万年轻人在盲盒上花费了1万多英镑。


在与“盲箱”相关的搜索信息中,人们在询问“入坑”和“出坑”的方法。看到机会的商家会通过热风推出护肤盲盒和数码盲盒…


打开盲箱的期待和未知构成了盲箱业务的核心。在某种程度上,它与赌博业有着相同的逻辑和刺激。


这个微小说讲的是一群买卖盲盒的人。其中包括:


有的人一年花20万买盲盒,10点钟不惜在商场“擦玻璃”“端盒”,以此来提取隐藏的钱;


有人见证了“炸箱团”、“换宝贝老师”等盲箱衍生职业的丰富;


还有人把盲箱当成一种“割韭菜”的形式,把三个产品放在盲箱里,回收手机来清仓。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文|杨佳


编辑|卡门


盲箱“清仓”


临时化妆品和回收手机最好用盲盒卖


操作【div】【/div】老K【div】【/div】29岁


盲盒热起来后,各行各业都开始制作盲盒,但大多是“割韭菜”。


商家为了清仓,会将未售出的物品放在盲箱中出售,然后在盲箱中使用“卖不退不换”的规则,让用户无从投诉。


我在文化公司和数码公司都工作过,都推出过盲盒。但是根据不同的用户群体,游戏玩法是不一样的。


文化公司的盲盒是针对年轻女性的,大多是护肤品和小商品。


护肤品大多来自广州的代工厂,价格低至几块钱,有的甚至有三无产品。小商品主要是眼罩、拼图等小玩意,从义乌等地购买只要几块钱。


根据盒子大小,盲盒的价格从20-30元不等。我们说盲盒可能会画大牌口红,名牌包,手机,其实我们从来不放进去。


然后我们在网上放了一些水军,晒了那些手机和口红,吸引了不知道真相的女生来买,曾经帮我们清仓了不少股票。


因为销量太好,很多商家都找我们帮忙清仓,所以我们也开发了新的合作渠道和收益模式。


数码公司推出的盲盒是针对男性用户的,包括200元的手机盲盒和100元的电子产品盲盒。


图|网络图像


手机的盲盒里肯定有手机,但是没有有价值的新手机。


盲盒大多是回收的二手手机和翻新的机器——一部功能齐全的手机回收价格低至几十元。


图|我见过业内最“黑心”的卖家


而且他们用盲箱囤卖二手货,很少维权。即使有维权,补发快递还是有利可图的。


这样,我们公司一年赚几千万。


每次看到一个用户咨询一个盲盒,并许下一个小心翼翼的愿望(留言,我希望拥有的),我脑海里都会浮现出那句话:买不如卖。


“换娃老师”已经进入了百万年


换成手机壳和吊坠的娃娃值十倍


二手平台操作【div】【/div】cc【div】【/div】24岁


我在一个利益团体中工作。


在我们的平台上,我们可以交易和分享盲盒,每天都有玩家展示自己的玩偶,交流开盒经验。


用一个词形容这群玩家,就是“浩”;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任性”。


我称之为“幸福经济”。他们真的愿意为一瞬间的幸福付出很高的代价。


虽然大部分盲箱都在59元,价格透明,但是在二手交易平台上,除了隐藏的,打开的箱子只有50%是买的——没有打开的过程,盲箱的价值会减半。


而那些隐藏的钱,因为数量少,有的可以炒到近千元。


大家都爱藏钱,有的炸盒党为了限量版和藏钱,把它装在盒子里买,还衍生出一个小众词“擦玻璃”——10点前不允许顾客进店,很多玩家冒充清洁工说“擦玻璃”,只是为了抢第一轮或者囤一大堆货。


囤货是有技巧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限制假期。特殊节日大量购买倒卖可以赚点钱。一个盲箱可以多赚几十个。


但是不赌的话,只能卖个便宜货。


图|

改变幼儿老师的日常作息


一些高端玩家热衷于“换娃娃”——把娃娃换成手机壳,交换娃娃零件做新娃娃,或者自己上色。现在有专门的“变娃娃”。


以前有个换娃娃老师,一天能换近五个娃娃,换光费200,一个月轻松超过一万。而且换的娃娃价值翻了10倍,直接涨到200多块。


盲箱也有鄙视链。进口IP鄙视国产IP和盗版抄袭。很多不知名的商家听说盲盒卖的好,推出9.9元盲盒,但是丢了裤衩。


毕竟盲盒也是一种消费文化,文化是需要培养的。


每年花20万拆盲箱


每天10点在POPMART门口“擦玻璃”


小Q

上海

27岁


盲盒太适合我这个收藏家和强迫症了。


听说POP MART上市了,才知道和我一样的人还真不少。


从小就爱收藏东西,化妆品,马克杯,包包,花了近20万收集各种珍藏版。我妈看我是个收藏家,给我腾了个地方放这些宝贝。


几年前,我开始发现同事的桌子上总有几个不同形状的手工娃娃。有一次我看着她打开盒子,桌子上摆满了包装一样的盒子。每个人都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是否可以打开限量版。


尤其是下班后,每天枯燥重复的工作让人渴望寻求一些新鲜和刺激。看她拆了几次盲箱,我忍不住去POP MART买了一些,就去入坑了。


不到四个月,我通过商店和网上买了180多个娃娃,还买了专门的货架来存放这些娃娃。


图|

亚克力盒子价格200多元


有些模型特别难画,复制的娃娃容易画,于是我开始买二手娃娃和“亮盒”。


盲盒有很多独家交易平台。以上,普通娃娃价格低,隐藏娃娃会炒到高价。我一般查漏的时候买普通的娃娃,有时候能半价拿到我想要的钱。


图|

开盒娃娃的价格是盲盒的两倍


但这也失去了玩盲盒的新鲜感。知道你会收到什么,打开盒子我也不紧张,有时候快递到了也懒得打开。


这时圈里的老奶奶教了我一种新的玩法——“端盒”——整个系列就是一个锅。这样既能避免重复,又能体会到拆包的乐趣。


第一次体验端盒,买了零食labubu系列。一次一共带走了12个模特,我打开盒子享受着“不知道这个盒子里会取出什么东西”的兴奋。


图|我买的尾箱系列


“尾箱”让我觉得自己很有钱,我把它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朋友。


大部分时间我给朋友带了12盒,点了一些隐藏的物品,买了玩偶的产品架,花了将近一万块,就是为了给玩偶创造一个天堂。


没玩过盲盒的人永远无法理解。对于我们这些“工人”来说,我们才是娃娃世界里真正的主人,对我来说,这是另一个安静的天堂。【/h/】这篇文章最早发表在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微故事。文章内容属于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贺勋立场。投资者应自担风险进行相应操作。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dianping/203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