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时隔18年电力缺口重现? 能源结构性矛盾是核心问题

作者:林春婷


【很多受访者认为,能源结构问题是权力差距的症结所在。以湖南省为例,除了作为主要能源的火电之外,该省近年来还在推广可再生清洁能源。但从现实来看,也突出了资源配置不合理、布局不考虑当地情况等问题。]


【截至2019年底,我国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为8.4亿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41.9%。类型上,水电3.6亿千瓦,核电4874万千瓦,并网风电2.1亿千瓦,并网太阳能(000591)(光伏)2亿千瓦,火电11.9亿千瓦。]


最近国家电网湖南电力公司的工作人员很忙。“我们每天都要向上级汇报当天的用电数据,平时不需要。”此外,他们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与电力公司谈判,以有序用电。


忙碌的背后是湖南缺电的现实。日前,湖南开始有序用电(也叫“停电”)。江西、浙江等地也加入了有序用电的行列。


中国上一次大规模“停电”是在2002年,当时全国有12个省实施了“停电”。不同的是,当时中国的发电装机容量只有3.6亿千瓦,现在这个数字飙升到了21亿千瓦。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发电装机容量增加了6倍以上,而且还在继续增长。为什么“三开四停”“半个路灯亮着”的情况会重演?从业内受访者的角度来看,电力和能源结构存在隐性问题,包括内陆核电发展在内的结构调整值得关注。


很多地方“限电”


为什么要有序用电?显而易见的原因是,在无法承受的负荷内,当地用电量大幅增加,用电量缺口无法填补。


12月2日,湖南省发改委和省应急厅联合召开湖南电力冬季高峰动员及防冻融冰视频会议。预计2020年至2021年冬季用电高峰期,最大可用电量为3000万千瓦,将出现300万千瓦至400万千瓦的用电缺口。


12月14日,湖南官方数据显示,湖南省最大负荷已达3093万千瓦,超过冬季历史最高纪录,日最大用电量6.0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4.1%,电力供应缺口较大。根据国家电网的数据,湖南的电力负荷仍在增加。


除湖南外,浙江省最高用电负荷12月14日达7931万千瓦,日用电量达15.9亿千瓦时,均创冬季以来新高。


江西也创下了这一年的历史记录。12月14日,江西省电力负荷创历史新高,达到2547.5万千瓦,电力供需形势严峻。截至12月18日,由于持续低温雨雪天气,江西电网电力负荷大幅增加,最高电力负荷连续5天同比增长34%。


国家能源局12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份我国总用电量为646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4%。其中,11月国家电网运营区域全社会用电量505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1%,增速创27个月新高。


需求突然增加的原因与经济加速正相关。


“在最近的监测中,我们感觉由于工业生产的快速增长以及低温和冷流的叠加,目前的电力需求超出预期,形成高速增长。”12月21日,在国务院办公厅召开的《新时期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秘书长赵在回应记者关于湖南等地近期缺电情况的报道时提到,12月以来,湖南、江西电力需求增长迅速,居全国首位,浙江增速也居东部省份首位。


国家电网能源研究所专家认为,12月份,国民经济持续好转,“六保”、“六保”任务落实更加有效,供热负荷将随着气温降低继续释放。综合考虑经济、温度等因素,预计国家电网运营区域全社会用电量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


以湖南为例,11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4%,1-11月同比增长4.3%,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


江西和浙江11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分别增长7.9%和11.9%。其中,浙江1-11月同比增长4.8%,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预测,第四季度,华中、华南部分省份电力供需紧张,高峰时段以湖南、江西、广西为主,可能需要有序用电措施。


浙江“停电”的原因在于冲刺“十三五”的“双控”和“减煤”目标。


能源“双控”是指控制能源消耗强度和总消耗,“减煤”是指降低总煤耗。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印发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的通知》,浙江省“十三五”能耗强度降低目标为17%,十三五能耗增量控制目标为2380万吨标准煤。为了实现“双控”的目标,浙江部分城市早在今年8月就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断电。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信息,湖南、江西省政府有关部门正在按照制定的计划有计划地降低部分工商企业的用电量,以保证电力供需平衡,保障居民用电需求。同时,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将继续引导地方电力公司做好冬季能源保障工作。


然而,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未来的形势似乎并不乐观。据行业预测,四川、重庆、江苏、云南、湖北、广东等地“十四五”期间也将出现电力短缺,供应形势严峻。


国家电网湖南电力公司近日表示,未来五年,湖南电力负荷仍将保持快速增长,全社会用电量达到2600亿千瓦时,最大电力负荷达到5400万千瓦,现有供电能力已不能满足需求。


“捉襟见肘”的煤电


根据各地情况来看,煤电(火电)供能不足是造成电力缺口的主要原因之一。而煤电是我国大部分省份的主要供电方式。


长沙供电公司发言人吴东林分析,湖南比往年提前一个月进入冬季,由于煤炭(即“热煤”)减少、水库水位下降、风力发电因冰冻无法有效发电、外部通话减少,供电形势严峻。其中火电(煤电)面临的困难尤为明显。


就湖南而言,除了正式宣布的岳阳电厂和宝卿电厂故障外,国家电网湖南电力公司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耒阳电厂两个总装机容量为42万千瓦的机组正在进行超期服役改造,但由于改造尚未完成,无法发电。


同时,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1℃记者透露,目前湖南14家火电企业的电煤库存并不多,只有300万吨左右。此前,湖南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火电企业的煤炭存量基本能够满足近期的煤炭需求。


华南某发电企业燃料部门负责人告诉媒体,停电与湖南煤耗情况有关。“湖南每年需要从其他省份转移6000万到7000万吨煤炭。最初,湖南的产量约为2000万吨。近几年湖南地方煤矿全部关闭;这两年湖南省每年进口煤炭指标只有50万吨,而且只会减少。”


第一财经1℃记者从全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大唐集团获悉,近日,大唐华银株洲发电有限公司根据机组高负荷煤耗需求,派出6名调度人员赴山西、陕西等地进行了20多天的调度,目的是“落实煤炭供应和铁路运力,时刻关注煤炭交付情况”。


湖南省燃煤发电机组作为主要电源,已经完全并网运行。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湖南省“长株潭”地区电力负荷年均增长率达到10%以上,但供电装机容量基本保持不变;2016-2019年,由于淘汰落后小机组等原因,湖南省火电装机容量从2322万千瓦下降到2300万千瓦以下,至少削减22万千瓦。


和湖南一样,中国大部分省份仍然以煤电为主。据中国电力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燃煤发电占全国发电量的65%,长期以来在电力系统中发挥着安全稳定供电、紧急调峰、集中供热等重要基础作用。


然而,煤电本身也面临着许多麻烦。


11月,中国煤炭进口1167万吨,同比下降43.8%,煤炭交易价格继续上涨。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伟12月16日表示,今年冬季,由于电力、钢铁、建材等行业对煤炭需求旺盛,加上低温采暖用煤增加,煤炭需求较往年明显增加。


自2016年以来,煤炭行业逐步实施“去产能”、“控产”的国家政策,从而提高了煤炭价格。受此影响,煤价中心继续上移。其中,2018年动力煤均价647元/吨,中心价连续第三年上移。


“这意味着,燃煤发电公司产生的电力越多,成本就越高,甚至损失也越大。”国内某发电集团内部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时说。数据显示,包括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在内的全国火力发电厂连续几年亏损甚至扩大亏损。


“煤价高直接影响了燃煤电力公司的积极性。”国内某发电集团内部人士表示。


据媒体报道,湖南在“十三五”期间规划并批准了660万千瓦火电装机容量,但没有一个投产。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所所长林在接受《中国商报》1℃记者采访时表示,要解决燃煤电厂的损失问题,必须从“市场煤计划力”和燃煤电厂矛盾的体制机制问题入手,统筹解决。


结构矛盾


事实上,近年来,许多省份都在布局和开发煤电以外的电源。以湖南为例,如果包括煤电在内的各种电源都能正常运行,当地的电力缺口可能不存在,但事实并非如此。


很多受访者认为,能源结构问题是权力差距的症结所在。以湖南省为例,除了作为主要能源的火电之外,该省近年来还在推广可再生清洁能源。但从现实来看,也突出了资源配置不合理、布局不考虑当地情况等问题。


据国家电网湖南电力公司统计,截至2019年底,湖南省清洁能源装机容量为2594万千瓦,占全省发电装机总容量的54.8%,其中水电装机1744万千瓦,新能源850万千瓦;在湖南,每10千瓦时有5.1千瓦时来自清洁能源,清洁能源的比重在全国排名第四。


但现在,受特殊天气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水电、风电、光伏等可再生清洁能源并不能稳定取代煤电成为主力。


湖南作为水电大省,水电装机1492万千瓦,占31%。夏季雨季水电丰富,2020年夏季电力缺口小。但在冬季旱季,水库水位下降,水电无法正常发电。


在风电和光伏方面,根据官方数据,第一财经1℃记者发现,2015年至2019年,湖南省风电和光伏装机分别增加262万千瓦和306万千瓦。但上述国家电网湖南电力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由于冬季冰雪天气的影响,风电的风叶被冰覆盖,无法正常发电。报道称,在目前的极端天气下,湖南约400 ~ 500万千瓦的风电无法正常发电。


国内某发电企业的一位中层经理也对第一财经1℃记者表示,目前湖南很多风电场因为风叶覆冰无法正常运行。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教授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十二五”和“十三五”前期的供电不可能一直处于非常宽松的状态。适度的紧缩有利于暴露当前电力供应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可以加速和扭转电力改革和转型的进程。


袁家海教授及其团队在今年6月23日发布的《中国电力安全经济分析与保障路径研究》中做出了预测。本研究指出,解决峰值负荷缺口的关键不是继续扩大燃煤发电装机容量,而是从电力系统的整体角度优化供电结构,从根本上解决电力缺口问题。


随着目前的“停电”,关于是否在内陆省份开展核电项目的讨论再次被提及。


近年来,湖北、湖南、江西等省多次提出尽快重启内陆核电项目的建议。这些建议认为,核电作为一种安全、清洁、高效的能源,是解决能源需求、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支柱,对优化产业结构、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据官方数据,CBN 1℃记者发现,除湖南、江西、湖北外,河南、河北、四川、贵州、重庆、安徽、吉林、黑龙江等十多个内陆省份也在部署内陆核电。同时,广东、福建等沿海省份的内陆城市也在部署核电。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6月16日发布的《中国核能发展报告(2020)》认为,“十四五”期间稳步推进中部地区核电发展,推进湘鄂赣等中部省份相对成熟的核电项目建设,是解决中部地区电力需求问题的战略选择,对推动长江经济带、中部崛起等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具有长远意义。


从全国能源结构来看,中国电力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为8.4亿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41.9%。类型上,水电3.6亿千瓦,核电4874万千瓦,并网风电2.1亿千瓦,并网太阳能(光伏)发电2亿千瓦,火电11.9亿千瓦。可见核电还是有很大发展的空。


然而,内陆核电的安全一直是中国社会关注的焦点。“十四五”期间,内陆核电是否有投资建设的机会,还是未知数。”国内某核电集团中层成员在接受第一财经1社记者采访时说。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dianping/40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