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碳中和是地方发展的天花板吗?低碳发展约束性指标呼之欲出,将催生新增长点

引言:低碳发展并不是经济增长的对立面。低碳发展可以提高传统产业的质量和效率,促进新经济形式的发展。

“碳峰值”和“碳中性”是最近流行的词汇。

不久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要努力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峰值行动计划,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到峰值。这是中国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首次将碳峰值和碳中和作为全年的重要任务。

据媒体报道,相关战略规划编制的大致时间表已经发布:预计2021年全国“两会”将明确低碳发展的约束性目标和重大政策;明年秋季,将发布生态环境保护“十四五”计划,以明确主要目标和政策行动;预计“十四五”计划将于明年秋冬发布,包括缓解和适应目标、部门和地方行动等。同期,明确了“十四五”期间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工作计划和工业、建设、交通、能源专项规划,并对约束性减排目标进行了局部分解。

更强有力的低碳发展约束指标将对中国经济和社会产生深远影响。不同的地方会面临不同的挑战。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担心低碳化会增加企业成本,影响经济增长。

但在很多专业人士看来,碳中和的目标不仅是挑战,也是机遇,它将带来新的投资和新的产业,实现经济、环境和气候的双赢,从而促进真正的高质量发展。

对于政府和企业来说,需要转变发展理念,包括在实现碳峰值和碳中性的过程中积极探索和利用绿色技术,以及寻找和挖掘绿色低碳发展的新动能。

低碳发展与经济增长并不对立

如果要实现碳峰值和碳中和,会给当地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

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认为,低碳发展是地方经济发展的“天花板”和“瓶颈”,制约了地方发展,增加了企业成本。

一位经济发达省份的官员最近表示担心,减少碳排放意味着许多行业做不到,这肯定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北京一位政策研究员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如果压制过于严格的要求,高度依赖煤炭的地方可能面临生死存亡。

真的是这样吗?

12月22日,生态环境部国家气候战略中心战略规划司司长柴表示,低碳发展与经济增长并不对立。低碳发展可以提高传统产业的质量和效率,促进新经济形式的发展。

深圳作为首批低碳试点城市之一,或许可以证明“低碳发展不是经济增长的对立面”这一论断。

2015年,深圳提出到2022年实现碳排放峰值。2019年8月,原深圳市副市长、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唐杰牵头完成了《深圳市碳排放峰值“三达”和空气体质量标准和优质经济发展标准研究报告》,报告预测,到2020年,深圳将率先实现碳排放峰值。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济管理学院低碳城市大数据工程中心主任、深圳市气候变化研究中心主任王栋是本报告课题组成员之一。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深圳现在已经站在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平台上。如果用山峰的形状来比喻,那就不是山峰,而是相对平缓的山峰。

王栋说,深圳的实践证明,我们强迫自己减少碳排放,达到空的气体质量标准,实际上催生了高质量的经济发展,这也是报告名称中提到的“三大成就”。

2011年,深圳提出未来五年淘汰1万家高污染、高能耗企业。《2016年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过去5年,已有超过1.7万家低端企业被淘汰。

随着深圳向低碳发展,深圳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城市。2019年,深圳人均GDP超过20万元,居全国城市之首。深圳也是每万元GDP用水量、能耗、碳排放强度最低的大城市。

但对于能源来源、行业、人才基础不同的地区,无论是能源转型还是产业转型,都会面临不同程度的困难,尤其是短期内。

例如,在严重依赖煤炭促进就业和经济活动的地区,在减少煤炭使用的过程中,会给当地带来经济和就业压力。

中国国家主席兼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邹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逐步淘汰煤炭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只要一开始就明确了方向,那么有序的规划和部署,比如安置老工人、为年轻工人提供再培训和教育、就业等相关问题都可以得到有效解决。

他还指出,经济发达、资源条件较好的地区应率先实现碳峰值。

另一方面,能源和产业转型也将带来新的就业机会。柴介绍说,目前中国约有450万人从事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工作,接近煤炭生产领域的产业工人。预计到2030年,低碳领域就业人数将达到6300万。

低碳将带来新的投资机会和产业机会

在专业人士看来,除了中国自身具有约束力的低碳发展目标外,国际环境也会为中国企业的转型和碳减排创造一个逆向机制。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与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李俊峰近日在一个论坛上指出,碳中和不仅涉及能源、碳等问题,还涉及产业链的方方面面,将深刻影响下一步产业链重构重组和新国际标准的形成。

例如,李俊峰说,如果苹果手机提出碳中和的目标,将要求负责组装和提供零部件、原材料和芯片的企业实现碳中和,这将形成所有产业链的新标准。

这样的期望本身就会迫使企业改变发展理念。王东告诉记者,如果你的产品将来排放很高,对欧盟和美国的出口可能会受到限制。这种情况也迫使我们主动转型。

转型的过程必然伴随着技术创新。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刘世锦在最近的“美丽中国百人论坛2020年年会”上指出,从传统工业化发展模式向绿色发展模式的转变,从根本上说是由绿色技术驱动的,有赖于大规模的“技术变革”。绿色技术应该有三个标准,即高技术含量和生产率、少排放或无排放、与传统产业相比具有竞争力的低成本。

王栋说,一些地方没有很好地意识到低碳发展的重要性,或者只是明白它会影响当地的经济发展,因此需要加强思想观念的转变和“低碳能力建设”。

他特别强调了新技术或设计的应用和推广,这甚至有助于在减少碳排放的同时降低成本。但按照一般规律,使用范围和规模的扩大,会有助于先进技术的使用成本迅速下降,这就需要政府采取制定标准甚至立法的方式来推广新技术。

碳峰值和碳中和的过程也意味着新的投资机会和产业机会。

柴在上述环保茶楼会议上介绍,到2030年,中国低碳产业投资预计将达到23万亿元,对GDP的贡献率将超过16%。

金融界有人预测,碳中和将使2020年至2060年绿色经济年均投资超过1万亿元,届时年产值约为7万亿元。碳中和还将促进产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创造自主驾驶和能源互联等数字经济领域的新技术发展,还将促进燃料电池、分布式能源和储能等新兴能源产业。

邹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未来发展的新动能在哪里?它体现在绿色低碳、能源转型、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融合、新型城镇化等方面。因此,地方政府在寻找新的增长点时,可能不得不把重点放在这些地方。

王栋还认为,未来将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新能源、绿色和可持续发展的创新领域,为国家和城市带来新的增长点。

(作者:dorri编辑:李波)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dianping/40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