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航运集装箱一“箱”难求 为何还有人不敢轻易接单

作者:吴绵强


[
“现在市场供不应求,我们可以疯狂推出产能项目,购买设备,让工人加班,但从长远来看,这将打破全球集装箱市场的供需平衡。”刘猛表示,全球贸易中的集装箱需求只有几百万标准箱,一旦出现集装箱产能过剩,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


【七大外贸集装箱港口卸货/【/k0/】旧集装箱存量从2020年2月底的305万标准箱左右持续减少到10月底的185万标准箱左右,比过去5年同期下降26%。
]


一盒难找!


这里的“箱”是指用于货物运输的集装箱。随着我国外贸出口的逐步稳定和提高,国内出口能力不足的情况在很多地方都出现了,而且在一段时间内,还伴随着集装箱的短缺。


近日,中国商报1℃记者走访多处,发现造成“一箱难找”局面的主要原因是疫情导致集装箱周转效率降低,港口拥堵导致大量船期延误,进一步加剧了集装箱回流不畅。经过近几个月国内集装箱制造企业的努力,我国集装箱短缺状况有所改善,一些港口的短缺状况有所缓解。


然而,新的制盒企业害怕不断扩大生产能力。由于疫情,市场不确定性持续存在。


据记者在1℃进一步实地调查,集装箱的短缺刺激了中国新集装箱的动能。原材料和劳动力价格上涨,新集装箱出厂价也上涨,进一步加重了航运企业的运力负担。面对高运费率,外贸企业仍然遭受最终的利润损失。


港口拥挤是低效的


12月2日下午,记者以1℃抵达深圳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时,集装箱堆积如山,大部分重型卡车在大门口进出:一类装载待出口集装箱的卡车通过集装箱自动查验通道进入码头,另一类卡车进入大门提货空后驶出。许多大卡车仍在排队领取集装箱。


中国的出口集装箱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港口卸货后卸下的旧集装箱空,二是中国集装箱制造企业制造的新集装箱。据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统计,港卸空旧集装箱的储存规模约为400万TEU(二十英尺
当量单位,以20英尺长的集装箱为国际计量单位),港卸空旧集装箱是我国出口集装箱的主要供应来源。


我们还没有看到盐田港(000088,古八)等国内港口的堆场有多少空集装箱的数据。但据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统计,今年以来,由于出口增长和限制境外遣返空集装箱,我国主要外贸集装箱港口的卸空旧集装箱存量持续下降。从七大外贸集装箱港口卸下空的旧集装箱存量从2020年2月底的约305万标准箱持续减少到10月底的约185万标准箱,比过去五年同期下降26%。


目前,国内出口集装箱仍然非常紧张,这是主要原因之一,除了集装箱运输打破了原有的抵离平衡水平,集装箱流通速度下降,港口拥堵现象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作为全球贸易的晴雨表,集装箱有一个完整的运作过程。据航运业人士介绍,以航运为例,港口码头是集装箱的中转站,出口企业向货代预定舱位和集装箱。通过出口报关行后,由大、半挂车组成的拖车车队在码头等其他堆场接集装箱,集装箱装满货物后,送往港口码头出口。班轮将集装箱运送到目的港后,当地托运人安排清关、集装箱提升、卸载和集装箱返回码头堆场。待当地出口企业订舱、提箱、装车后,集装箱将倒班运回国内。


然而,挥之不去的疫情影响了集装箱作业的效率。海外疫情屡禁不止,当地货主通关、提箱、卸货效率低下。接受1℃记者采访的广东小家电出口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公司的货物在欧美港口,“没有人来卸货,只留在港口”。


许多受疫情影响的国家都缺少劳动力,尤其是港口运营商、拖车司机和相关物流人员。


在深圳集装箱堆场接货的卡车司机孙师傅告诉1℃记者,公司海外事业部出现“用工荒”,美国刚刚过完感恩节,即将进入圣诞季,这将进一步加剧用工荒。


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近日发布了《集装箱产业链企业携手稳定外贸促增长行动倡议》,称“由于感染者数量增加和防疫措施要求,货主(大洋彼岸)无法正常从港口和货场运输货物,甚至部分货物到港后被拒收,导致越来越多的集装箱在港内乱堆乱放。这种无序堆放导致船公司的船舶无法按时靠岸离港,也影响了集装箱周转效率。”


“从全球来看,集装箱运输的供应链速度已经放缓,这也是造成全球集装箱短缺的重要因素之一。”从事航运业十几年的老赵说,港口比过去拥堵是必然的。


疫情防控也导致国内集装箱运营效率下降。


老赵近日告诉1 C记者,船舶到达国内港口后,检疫流程和程序较非疫区有所增加。比如集装箱消毒,导致通关卸货时间延长。“船员不能上岸,需要先隔离。旋转。”


港口拥挤会导致航运计划的调整,影响集装箱运输的效率。从今年第三季度开始,TA联盟的海运网络船务公司远洋网络
快递(ONE)不断更新官网的船期调整通知。记者在1℃下梳理,发现大部分原因是港口拥堵造成的。


12月1日至4日,ONE发布了20多份关于上海港变更或延迟开放的通知,其中大部分是由于“港口拥堵影响造成的航运计划延误”。去年11月,由于港口拥挤,航运时间表出现更多延误。ONE是一家日本集装箱运输公司,总部设在东京和新加坡。它由日本航运公司于2016年建立,船队规模超过100万标准箱。


「一旦港口出现挤塞情况,货柜运作的效率便会降低,进一步加剧货柜的紧张使用情况。」老赵说。


盐田港作为华南国际集装箱远洋干线运输的枢纽港,是全球单吞吐量最大的集装箱码头之一,主要服务出口欧美的航线,每周有近百条班轮航线到达欧美等地区。1℃时,记者发现港口一片繁忙景象,大门还是有点挤。很多大货车停在大门口等着相关手续办完,而那些已经把柜子抬起来的大货车从缝隙中缓缓驶出。


成本上升,物流价格飙升


国内出口集装箱的短缺使得单个集装箱的市场价格飙升。随着集装箱制造商订单的增加,原材料和劳动力的成本也在上升。此外,运输空间的短缺进一步增加了出口柜的成本,增加了外贸行业的物流成本,侵蚀了出口企业的利润。


事实上,目前世界上90%以上的集装箱是由中国企业供应的。东兴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集装箱生产方面,CIMC (000039,份额)(CIMC,市场份额44%)、上海浩宇(DFIC,市场份额24%左右)、新华昌(CXC,市场份额13%左右)、史圣集装箱(新加坡,市场份额3%左右)


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集装箱买家主要有三大类,分别是船务公司、集装箱租赁企业、国内铁路和物流企业,第三类占比很低,不超过年度集装箱产销的8%。中国集装箱制造企业每年的生产和销售总量为200 ~ 300万标准箱,新建集装箱的储存规模占10%~20%。


1℃记者采访了船务公司和集装箱制造公司,了解到今年前5个月,中国集装箱制造企业几乎没有新订单。一方面,由于疫情,生产能力仍在恢复,另一方面,航运公司对外贸行业的悲观判断降低了班轮运输能力和集装箱采购计划。


然而,今年6月以后,中国的对外贸易迅速恢复。港口空集装箱消化后,7月中旬向集装箱生产厂家传递市场缺货信息,订单持续增加。” 9月份,我们的订单量定在明年3月.”一位要求匿名的CIMC人告诉1℃记者。


“作为集装箱设备供应商,我们主要根据航运公司的订单进行生产。航运业持续火热,货运价格不断上涨。因此,船东和集装箱租赁公司也愿意大量购买集装箱。”一家国内集装箱制造商的高级雇员刘猛(化名)说。


随着集装箱生产订单的不断火爆,集装箱供应链中的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包括钢材、木地板、油漆等集装箱生产所需的原材料。


史圣集装箱内部人士告诉1℃记者,据他们了解,今年以来,钢材、木地板和油漆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与今年上半年的淡季相比,钢材价格上涨了10%左右。目前均价每吨4000多元,木地板同比增长50%。”某集装箱制造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1℃记者。


集装箱地板的销量与中国集装箱出口量的变化趋势一致。在原材料板块,木地板的短缺最为明显,所以价格也大幅上涨。


康新新材料(600076,古巴)(600076。SH)是国内唯一一家主要从事集装箱地板的上市公司。该公司证券部门的人证实,其今年的成品价格已经超过去年同期,“因为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


集装箱底板的主要原材料是原木。一家国内集装箱地板供应商告诉1℃记者,目前木材价格大幅上涨,较好的杨木收购价格在800-1000元之间,比市场正常时高出50%以上。“一段时间以前,在木材短缺的情况下,木材贸易商如果不提高价格,就不会交货进行贸易。”。


供应链成本的增加也推高了集装箱产品的销售价格。


前几天,1 C记者以租赁公司的名义向CIMC内部人士询问订单情况。对方销售人员说:“现在订单很慢,要到明年3月份才能发货,主要是现在(生产订单)插不进去。进去。”


上述销售人员表示,公司目前的订单量主要是由总公司层面连接的。“现在20英尺(标准箱)售价2600美元,40英尺(高箱)售价4420美元,40英尺(平柜)售价约4210美元。”


与去年相比,新箱子的价格在1600美元到1700美元之间大幅上涨。根据东兴证券的研究数据,今年8月份,新集装箱的价格仅为2100美元。


“疫情是一把双刃剑,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最近老赵说。大多数幸存的外贸企业都获得了许多国外订单,但同时也遇到了集装箱短缺和空间短缺造成的高货运成本。


“我们公司很多客户都是做外贸订单的,赚的钱不够付海运。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就算赔钱也要做,因为他们眼光长远,想先维护客户。之后降低运费,再把利润赚回来。”一位在华东做了10年货运代理的负责人告诉1℃记者。


明年第一季度收到的订单不敢急于扩大生产


12月2日晚,1℃记者来到东莞市凤岗镇CIMC下属的东莞南方CIMC物流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CIMC”)集装箱生产车间。机器轰鸣,火焰熊熊。


它是中国最大的集装箱生产基地之一。据说世界上每十个集装箱中就有一个在这里出海。


王师傅(化名),工人,刚下班,正骑着电瓶车回家。他告诉1℃记者,目前工厂订单已满,当天工作11小时。”我们工厂现在实行两班倒,满负荷生产。”接近南中集的人告诉1℃记者。


从今年第三季度开始,随着CIMC订单的不断增加,王师傅有很多同事临时过来帮忙。在接受CIMC南方电视台采访时,一位1℃的记者了解到,今年工厂增加了许多临时工。“大部分是劳务派遣员工,每人平均日工资300元,一个月一万。”一位从劳务派遣公司为CIMC集装箱厂招聘焊工的人介绍说。


“主要原因是集装箱生产行业深受航运业的影响。市场好的时候,订单量增加。如果生产满负荷,就会出现人力短缺;市场不好的时候,订单量下降,人力足够甚至过剩。”上述CIMC内部人士告诉1℃记者,很多CIMC人(员工)还记得2008年金融危机时,家里工厂倒闭,长期失业的经历。


12月3日,针对外贸物流领域集装箱短缺、运价飙升的现象,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将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与相关部门共同努力,继续推动运力增加,支持加快集装箱退货,提高运营效率,支持集装箱制造企业扩大产能,同时加强市场监管,努力稳定市场价格,为外贸稳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物流支持。


近日,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还发布了“鼓励集装箱产业链企业积极参与稳定外贸行动”的倡议,努力提高国际集装箱周转效率。生产相关企业要继续提高生产效率,不断挖掘生产潜力,改进工艺设备,增加工人数量,增强工人劳动技能,尽一切努力确保新的集装箱订单尽快交付。


受目前航运形势的影响,中国许多大型集装箱制造公司在尽一切努力确保尽快交付新集装箱订单并护送外贸出口的同时,也应考虑未来全球集装箱市场的供需平衡。


事实上,货柜制造及销售业和航运业是息息相关的。目前,一方面,集装箱制造商正在努力确保市场供应;另一方面,疫情之下,还是不敢贸然扩大产能。


航运业预测,集装箱短缺将持续到2021年第一季度,所以中国已经有大型集装箱公司,他们害怕在明年第二季度接受订单。


“主要原因是不敢判断未来的市场前景。”刘猛告诉1℃记者,疫情目前仍在继续,集装箱制造商也担心收到外部订单后无法判断未来市场发展。如果明年一季度收到订单,可以保证供应,同时市场也不会混乱,所以大家都希望有这样的稳扎稳打。


“现在市场供不应求,我们完全可以启动产能项目,购买设备,让工人加班生产,但从长远来看,这将打破全球集装箱市场的供需平衡。”刘猛表示,全球贸易中的集装箱需求只有几百万标准箱,一旦出现集装箱产能过剩,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目前,集装箱的使用寿命为10至15年。“产能快速一次性释放后,明年或者后年呢?产业链的发展还是需要很长的水流。”刘猛告诉1 C记者。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dianping/66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