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消费电子配件外贸订单激增:有机硅暴涨、芯片紧供应,疫情下工厂行情分化

每一个记者叶每一个编辑魏冠宏

12月9日,多家媒体报道称,三星向巴西监管部门提交的新文件显示,三星将效仿苹果,即将推出的Galaxy S21系列三款设备均无电源适配器和耳机。

头手机品牌的这个举动能有多大影响?

2020年10月,苹果宣布iPhone12不再提供充电器和耳机。近日,国家商报(博客、微博)记者从几家电子元器件企业的外贸领导处了解到,由于疫情,今年不少海外电子元器件厂生产停滞,国内电子元器件外贸订单增多。苹果宣布这一消息后,针对苹果手机改编的20w快充充电器订单大幅增加。

瑞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电商负责人张吉林告诉《国家商报》:“以前,充电器厂很少生产与苹果新机配套的20w充电器。苹果突然宣布不给充电器后,各种经销商、批发商、零售商都冲了过来,订单突然增多。但是当时的问题是各个工厂的产能都跟不上这么快。毕竟新充电器型号要和新电路板,芯片,外壳匹配。在短时间内,许多工厂的生产能力跟不上订单量。当月,工厂逐步增加20w充电器产能后,基本满足供应。”

三星还宣布,新设备不配备电源适配器和耳机。充电器厂商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第三方快充厂商来说,会带来新一轮的市场需求。

一些公司在第四季度将订单增加了300%

据《国源证券研究报告》分析,2021年全球快充市场预计达到3000亿元,市场广阔空。受世界经济复苏和iPhone取消标准充电头的影响,第三方厂商将有很大的发展机会。

手机巨头的最新行动,加剧了快充市场对外贸订单的需求。事实上,对于消费电子外贸企业来说,在全球疫情下,除了充电器、蓝牙耳机、数据线、平板电脑、智能穿戴等,订单激增。

只有在这种强劲的周期下,并不是所有消费电子外贸企业都能享受到红利,全球产业链的马太效应也在显现。回顾上下游,劳动力短缺、原材料成本上升、部分化学品原材料飙升、芯片供应紧张也制约了企业产能的释放。

12月7日,根据海关总署公告,今年前11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9.04万亿元,同比增长1.8%。其中,人民币方面,1-11月出口16.13万亿元,同比增长3.7%;1-11月,机电产品、纺织品和塑料产品出口增加。

受疫情影响,不少电子配件外贸企业表示,今年有不少买家通过电商渠道下单。根据阿里国际站的数据,消费电子产品的流量从9月份开始上升,由于9月份的采购节,流量达到峰值。交易总量同比增长237%,支付买家数量同比增长126%。

张吉林所在的瑞和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在外贸方面做自主品牌,主要产品不仅有充电器,还有数据线、蓝牙耳机等配件。主要客户包括B端买家和大型连锁C端零售商,如韩国的E-mart、泰国的7-11、英国的玛莎等。

张吉林说:“目前公司的订单量基本定在明年3月份,买家主要来自发展中国家。此外,欧洲、日本和韩国的订单今年也在逐渐增加。根据订货情况,公司今年第四季度的订单比第三季度增加了300%。”

与瑞和科技通过跨境电商渠道销售自有品牌相比,深圳另一家大型代工企业深圳飞信智能有限公司外贸总监荣子昂对《国商报》表示,自4月和5月以来,公司订单已基本满员,目前的进度几乎是明年2月和3月。公司的外贸订单主要通过跨境电商平台接收,今年的跨境外贸订单比去年增加了6-7倍。客户包括ODM和OEM代工企业,外贸订单主要来自欧美等国家。“上升的类别包括平板电脑、电子竞技游戏设备耳机和家用设备,它们可能会受到疫情的影响。与“家庭经济”相关的消费电子产品更受欢迎。”

但是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订单暴涨,产能和劳动力问题总是第一个被推到前面。

一些电子配件公司表示,工厂有3000多名员工,工人两班倒加班。工厂一天16个小时,产能还是跟不上,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找到人。另外,年底招人会比较困难。所以只能两班倒,一边招人一边让员工加班。

芯片成为容量释放的瓶颈之一

“如果公司订单进度很满,劳动力不足,会不会有些订单被分流到一些小厂?”记者问。

“消费电子厂商,比较正规,大企业订单多,小工厂不一定。比如我们的客户在海外也是大客户。尽管受疫情影响,但他们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大多数小工厂可能接受小买家的订单。在疫情的冲击下,部分国外小买家可能面临破产或停业,所以小厂外贸市场可能不太好。”一位电子配件负责人表示,大买家一般会找工厂合作,有一套复杂完整的审核程序,不会轻易更换供应商。如果采购方要更新供应商,一般评估流程需要半年到一年。

荣子昂还表示,从同行业的情况来看,并不总是订单爆满,尤其是今年4月至10月,行业状况不太好,一些企业甚至处于无订单、无客户的状态。

另外,张吉林提到了今年的一个客户变动。“受疫情影响,现在海外订单主要来自各个国家的电商渠道,今年我们公司60%的新客户都是通过阿里国际站平台接洽的。很多国外小B买家会通过阿里国际站来找我们寻求合作。以前小乙买家可能是零售店或者零售企业,现在很多小乙买家是国外电商客户或者国内电商客户。”

另一方面,电子零件工厂仍然面临许多限制,芯片供应是最困难的问题之一。

一家专门做智能穿戴的电子配件公司负责人表示,工厂的产能一度被芯片“卡在脖子里”。据负责人介绍,由于工厂生产大部分是代工,芯片基本都是根据客户需求采购的。从采购比例来看,目前国产芯片与非国产芯片的比例是50-50。但是之前芯片供应比较紧张,换了新型号才解决了芯片的供应问题。

华南一家充电器及电子配件公司的负责人告诉《国家商报》记者,订单现在已经在排队,但由于芯片供应紧张,工厂很难发货。“据我们所知,芯片供应将恢复正常,预计明年4月以后。一旦芯片不可用,就会影响一些电子配件的供货能力。”

该负责人还表示,目前行业内芯片供应紧张,主要是因为芯片上游的原材料和晶圆出现紧急情况。此外,由于供需失衡,芯片价格也有所上涨。

一些化学原料价格暴涨

张吉林提到,瑞和科技接到的新订单主要是新产品。公司生产的产品上游原材料不仅包括芯片,还包括零部件接口和制作皮囊的原材料。今年以来,原材料价格上涨。基于这种情况,公司的策略是老产品基本不涨价,而新产品按照产品成本加合理利润定价。

一家消费电子公司的负责人表示,由于人民币汇率、原材料价格波动、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公司生产的电子产品成本较去年增加了20%,这直接反映在买家购买价格的上涨上,买家大多属于B端企业,因此他们进一步将产品价格的变化传递到消费终端。

国家商报记者了解到,对于消费类电子产品,不缺化工产品,比如硅胶。

据了解,有机硅用于制造手机、无线电脑和智能卡。由硅树脂技术制成的高性能材料正在进入要求越来越高的电子和电气领域。硅胶可以密封和保护极其敏感的电路、半导体和设备免受热量、污染和意外损坏,并有助于确保持续供电。

根据企业界的监测数据,截至11月30日,数据监测主流领域的有机硅DMC市场均价为33333元/吨。与11月23日相比,均价上涨7567元/吨,涨幅29.37%;与11月1日相比,均价上涨12933元/吨,涨幅63.40%;与10月1日相比,均价上涨15533元/吨,涨幅87.27%。

据卓创资讯分析,强劲的终端需求是本轮有机硅暴涨的最大支撑。此外,海外订单持续回笼也是国内厂商订单爆仓的一大原因。在国外很多国家,硅胶的生产成本相当高。今年之前,海外产能开始向中国转移。

展望未来,卓创资讯认为,长期需求乐观。半导体、5G技术、光伏发电、新能源汽车都是有机硅的重要终端,相关产业链的领先供应商有望受益。

12月9日,新安股份有限公司(600596,参股)(600596,SH;昨天收盘价是12.71元。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家商报》采访时表示,目前行业内企业订单充足,工厂既要保证安全,又要尽可能保证及时发货,以应对客户需求,这对供应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关于公司目前的订单安排,新安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海外直接订单正在逐步恢复,间接出口是主导因素。企业的订单主要来自国内,但国外的需求普遍在恢复。从公司的情况来看,出口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事实上,这一轮海外需求更多的体现在间接出口的增长上,即小家电、笔记本、纺织品、医疗器械等领域的有机硅出口增长迅速。此外,由于国外设备启动不稳定,供应存在一些问题,出口呈增长趋势。跨国公司的国内安装也加大了产品外部调整的力度。

“从供给方面来说,虽然今年国内单个企业整体产量有所增长,但需求增长仍然超过供给增长。中国成功控制疫情给行业带来了机遇。这就是疫情下的‘中国机遇’。”负责人强调。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dianping/6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