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安徽太和多家医院疑骗保:没病变“脑梗”,有人一年免费住院9次

临近中午的时候,一个有着将近四十张床的房间很吵。“病人”们穿着便装聊天逗乐,或者干脆出去玩扑克。这里很少见到医生,更像是免费的酒店:吃住,免费体检。

事实上,大多数“病人”是享受城乡居民医疗保险政策的健康老人。他们在医院呆了大约一周。就算他们花几千块,医院也只收200块甚至免费。

近日,新京报记者发现,安徽省太和县多家医院利用这种“免费”的套路拉拢患病或轻度老年患者,涉嫌取出医保基金。

中介车把老人接来送医院,医生“量身定做”假病历。一位住院老人直言,他一年九次住院,三家医院免费。“在家无聊就跟玩一样。”

医院请来“假病人”:老人自称一年九次免费住院

11月中旬,在泰和东方医院病房与他同病相怜的孙叔叔和(化名)意外成为“病人”。

孙叔叔强调自己没有生病,答应在医生的建议下住院免费体检。“我弟弟精神状态不好,我就陪他去医院。医生说先给哥哥住院,两天后再住院。”

30多岁的王芳说,她来医院是为了照顾住院的母亲,在医生的建议下,她也留在了医院。“医生说我太小了,不能住院。我在病历上写了高血压,背痛,腰椎间盘突出。”

王叔叔是这里的常客。他看上去精神矍铄。在中介的安排下,今年已经第三次在东方医院住院。同样的,他们也不会得到真正的“治疗”,即使停留十天,也只需要支付200元甚至免费。

这种现象在太和县并不少见。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当地至少有三家医院招了无病或轻症患者免费住院。为此,医院出台了“吃控、免费体检”的条件。

长期关注医疗保险乱象的公益人士吴怀军告诉记者,这些医院抓住了老年人想要免费体检和保养身体的心理。“这些人一旦登记住院,就成为医院提取医保资金的工具。”

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北区超大病房。新京报记者韩照片

11月12日,新京报记者见到了在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住院的王叔叔。三天前,他刚从东方医院出院。“河美医院住了两次,东方医院住了三次,公安医院(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住了四次。今年一共活了九次,活了快三个月了。哪个医院不花钱就去。”王叔叔不怕他的“住院”经历。

一位同样在五院住院的老人直言,住院是为了打发时间。“家里没什么事,过几个月回医院放松一下。”

住在太和县老县城的张先生告诉记者,年初他曾在第五人民医院看过医生。“病房里都是人,隔一段时间换一批。有时候一个村里的老人和孩子聚在一起,都是假的治疗。保养了几天,我就走了。”

11月13日,泰和县第五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几个“病人”聚在一起打扑克。新京报记者韩照片

医生当场做了病历:健康人成了“脑梗塞”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医院医护人员为了吸引群众来医院,会主动“开灯”。

11月7日,新京报记者作为家属陪同当地一位老人前往太和东方医院。在咨询台前,老人告诉护士,他没有不适。他听说可以免费住院,希望留院观察。

护士并不惊讶。“能活一个多星期,挂水保养,体检,吃饭,控制。五保户免费,普通新农合可交200元。”

然后一个护士带着记者和老人去诊所找医生。“让医生看看有没有重疾,有重疾的医院是不会收的。”在三楼的一个门诊部,医生给老人量了血压。简单问了一下身体情况,他说可以住院。

在办理住院手续时,医生当场为老人“整理”了一份病历。“给你打个脑梗塞,这样你就可以免费做脑部CT检查了。如果有人问你,你会说你头痛、胃酸、干呕。”

护士带路,医生“看病”。不到半天,健康老人顺利住院,成为“脑梗塞患者”。与此同时,医院护士甚至发出了邀请。“你从村里开始,看能不能开始三五个人。如果他们愿意和你一起来医院,可以给你两三百块。”

在太和普济中医院,新京报记者也目睹了同样的情况。11月14日,医院医生简单检查后,认为老人身体状况良好,然后告知另一位医生为老人办理住院事宜。

他随机给老人开了几个症状。“一种是眩晕症,但他不符合眩晕症的适应症,根据眩晕症,或者根据脑部供血不足,颈椎病。”

太和普济中医院医生接诊一位胃痛老人时,劝老人登记病情为腰痛。新京报记者韩照片

11月12日,新京报记者陪同一名“患者”在太和东方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声明称,“患者”住院期间共花费1817.32元,其中医保报销1318.83元,个人498.49元。由于入院时一次性支付500元押金,出院时医院退回300元,实际住院6天费用为200元。

在采访中,很多“患者”告诉新京报,他们被送往医院住院后,除了常规检查和日常住院外,不会根据病历进行治疗,但出院声明上会有一些“虚构的项目”。

新京报记者从一名“假患者”那里获得的出院记录显示,医生诊断该患者为腰椎间盘突出症。在诊疗栏目中,记载了医生采用按摩治疗、穴位贴敷治疗、温针灸治疗、穴位放血治疗。实际住院的当地居民表示,他在住院期间没有接受过这种治疗。

太和县医疗行业人士赵凯(化名)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对于此类住院患者,“医院会造假剧,有完整的病历和文件,调查没有问题。”他们住一次医院,需要从医保里交几千块钱,医院的治疗费用很低。“给病人吃点维生素,十块钱一瓶水,正常人都能瘦下来。”

泰和东方医院的医生查房时,对“病人”说,最近少出去。新京报记者韩照片

【/s2/】中介“老人业务”:坐专车拿回扣,也可以打着【/s2/】的幌子安排住院

在“免费住院”的氛围下,当地诞生了一个专门的“接诊老人”中介。

当地一位医学专业人士告诉记者,每次中介送老人去医院,都能从医院拿到几百元的福利。“只要你想住院,打电话给中介,他们就来取车。”

11月14日,在太和普济中医院,新京报记者目睹了一位女医生用中介声音说话的过程:中介“老陈”前一天晚上送了五保户到医院,但五保户和低保户在住院患者中的比例已经达到30%,五保户已经无法办理住院。“最近别送五保户和低保户了。如果超标,尽量送新农合。”医生告诉陈先生。

陈先生的“生意”就是把愿意住院的老人接来送医院。新京报记者从很多住院患者那里了解到,除了当地的民营医院,老陈还与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合作。

在向记者介绍自己的业务时,陈先生称,他可以安排老人作为其他人的贫困户住院。“普通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费用几百元。如果能借五保户和低保,就不用花一分钱了。”

为了核实老陈的说法,第二天,一个当地居民用一个贫困家庭借来的身份证联系了老陈。之后老陈把他送到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如他所说,直到出院,假住院医生才被“发现”。

中介“龚主任”也把业务延伸到了外人。“外地人也可以借当地身份证住院。现在医保局严格,只能通过我们内部人来做。”

11月12日,在“龚主任”的帮助下,一名持有当地身份证的外国人也在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成功住院。

公益人士吴怀军也表示,在实际过程中,“病人”直到出院后才关心费用。这意味着医院承担了一部分本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但是医院不能亏钱,肯定会从医保基金或者其他途径赚回来。”

11月15日,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两名老人出院后,中介开车到医院接他们。新京报记者韩照片

不要触碰“欺诈性保险红线”:此案已调查多家医院

上海交通大学社会医疗机构研究所副所长郭了解了泰和医疗行业的现状。他说太和的医疗资源比周边略丰富。“全县只有两家三甲医院,这两家大医院吸引的病人最多。其他医院的生存空受到挤压,部分医院铤而走险,触及欺诈红线。”

其实这种“免费住院”的套路近年来屡见不鲜,地方政府也出台文件禁止医院“骗保”。

据公开报道,2018年1月,安徽合肥某公立医院暴露出代患者刷社保卡、挂床住院等问题。经调查,联合调查组发现,这是一起严重的民生领域违法事件,对社会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医院的许多负责人员被追究责任。

为确保医疗保险资金安全,2018年4月,安徽省颁布了《安徽省基本医疗保险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协议项下医疗机构及其人员在为参保人员提供基本医疗保险服务时,应当核实基本医疗保险证明和身份证明,不得违反疾病常规诊疗、技术操作规程等。,为参保人员提供过度或无关的检查和治疗,不得以虚假住院或虚假治疗等手段骗取基本医疗保险基金。

2019年1月,国家医保局上报了8起骗取医保资金的典型案件,其中多起因诱导住院而被查处的骗保案件。通知中提到,四川省达州市仁爱医院通过免除患者自费、接送车辆、出院时赠送被子和药品等方式诱导患者住院,并通过多记、虚报费用等方式骗取医疗保险基金9.03万元。经核实,我院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资格被取消,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也被吊销。公安部门依法逮捕2人,取保候审1人。

对此,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教授、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认为,医院对住院实行零门槛,吸收轻症甚至疾病住院患者。“它违反了医院的运营规则和医疗保险制度,并涉嫌欺诈。”

在她看来,这是一些医疗机构尚未完善医疗保险制度的时候。随着医疗保险智能监控系统的引入和定点医疗机构协议管理和行政监管的逐步完善,保险欺诈现象将大大减少。

陕西省山阳县卫生局副局长许玉才在卫生领域工作多年,他说,医院出现涉嫌骗保的原因与当地医疗机构过度扩张床位有关。“近年来,随着全国医疗保险飞行检查,打击医疗保险基金滥用的力度得到加强。这一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如果这样的行为发生在医疗机构,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新京报记者韩

编辑李明

校对吴兴发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dianping/8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