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入门

810事件新股认购(股市记忆事件)

810事件促使中央政府成立了中国证监会

1992年1月,有一个叫& ldquo股票认购证书& rdquo门票出现在上海的街道上,并向公众出售。股票认购证的发行不仅标志着中国股票发行进入了制度演进的入口,也标志着地方政府鼓励市场快速发展,将会演化出中央政府接管市场的决心。

插图1:

1992年上海发行& ldquo股票认购证书& rdquo

1992年8月10日,因为深圳发售了1992年新股认购摇号表,出现了百万人争夺摇号表的场景,叫做& ldquo深交所成立以来的第一起集体犯罪& rdquo震惊全国。8.10风暴& rdquo。

插图2:

深圳市1992年新股认购摇号表

根据多年后时任深圳市委书记李浩的回忆:& ldquo当时股票发行的方式不像现在的网上发行,而是拿身份证买表抽签的方式。这种发行方式做了两次,中间有很多争议。郑良宇市长也明白,他主张再冒一次风险。这次同时上市6家公司,或者采取抽签的方式发行1000万只手表,这样可以收回100亿元,这笔钱可以用来修路,解决交通问题。当时规定每个人可以买10只手表,胜率10%。没有风险,其中一个可以在二级市场赚个一两万。因为赚钱效应,全国各地数百万投资者被吸引到深圳,甚至有人去农村买身份证,装在麻袋里。& rdquo(见“当有改革权威的市长很有趣& mdash& mdash《深圳几项重大改革的回忆》,《深圳特区日报》,2008年5月5日)

插图3:

1992年8月9日,深圳街头排队买彩票的盛况

当时深圳常住人口60万,据说1992年有150万人涌入摇号表认购新股。8月7日下午,销售网点前排起了长队,9日上午,不到半天,手表销售窗口就关闭了:手表卖完了。虽然下午4点下起了倾盆大雨,但排队的人还是不愿意散去,10号早上还是有人排队。今天上午,深圳各大报纸已公布9日已发售500万张新股摇号表,并表示发售过程体现& ldquo公平、公开、公正。的原理。

不买的人互相诉苦,人与人交换所见所闻。由于网点门前认购表格炒作猖獗,100元一张的表格被卖到300元到500元,香港新闻媒体当场抓住炒作镜头,迅速播放。人们开始生气,生气的人写& ldquo下午去市政府评估& rdquo这句话。激进的人玩& ldquo反对腐败,要求正义& rdquo& ldquo反对出轨?要求公平& rdquo& ldquo骗子在地狱中支付& rdquo& ldquo吃多少吐多少& rdquo等口号,示威也开始了?

插图4:

1992年8月9日被挤出队伍的江西工薪族,一脸悲愤

李浩描述了多年后当时的紧张局势:& ldquo8月10日晚,陈副董事长、应邀赴宴,我和郑良宇作陪。吃饭的时候,大家一直窃窃私语,还没吃完饭,郑良宇就被叫走了。吃完饭,被告知出事了,投资人上街了。我一听,没时间去办公室,赶到传达室和郑良宇、张弘毅、李海东领导商量。游行队伍很快就到了市政府,信号弹都着火了。他们激动得秩序相当混乱,事情到了紧要关头。怎么办?所有人都不知所措。我说,没有别的办法,就是把明年500万股的额度提前到今年。因为投资人是来炒股的,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即使没有欺诈,他们也不满意。为什么?因为我们决策失误,股票发行本身有缺陷,买股票没有风险,他们肯定能赚到钱不亏,这让他们眼红。有人怀疑。这样好吗?但是没有更好的办法。我说,这是最简单的办法,趁还来得及,就这么定了,所有的责任都压在我身上,免职我一个人来承担。决定下来后,我连起草文本的时间都没有。我潦草地写了几篇文章,拿到广播车上播出:你示威攻击机关是不对的。为了维持秩序,我们必须惩治腐败。该市决定再发行500万张抽屉柜,明天将在原址出售。结果游行队伍散了,去排队了。事情就这么平息了。& rdquo

深圳8月成立联合调查组,9月扩大为联合清查办公室,党政干部130人,由市长郑良宇带队。调查结果如下:

今年8月9日,在1992年新股发售摇号表中,很多发售点的工作人员、主管、值班人员都不同程度地犯了渎职错误& hellip& hellip截至12月10日,已发现10多万张内部截取、私人购买彩票表情,涉及金融系统干部员工4180人& hellip& hellip此后不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在会见一位香港客人时表示了这一事件:& lsquo深圳股票交易会;是技术失控事件,当然也包括很多人为因素。国家将有效查处腐败。对于那些纯粹脱离技术控制的问题,需要吸取相关的经验教训。& rdquo(详见张劲夫《股票制度和证券市场的起源》,2001年第2期)

最后,中央下发通知,副市长张弘毅负直接领导责任,市长郑良宇负主要领导责任,市委书记李浩负一定领导责任。不久,郑良宇调到江西任副省长,张弘毅去了香港的中国银行。

深圳& ldquo8.10风暴& rdquo给中国证券市场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中国证监会(& ldquo中国证监会;)at & ldquo8.10风暴& rdquo两个月后出生。根据刘鸿儒的记忆:& ldquo8月份发生事故时,中央看到这种情况无法控制,必须尽快成立专门的监管机构。所以中央很快就决定了,文件一步一步的公布,才公布过去。& rdquo(见《资本人物访谈》,海南出版社,2006年8月,第8页)这可能是因为市场发展本身就表现出了统一监管的要求,中央政府从此接管了证券市场的主导权。

1992年10月12日,国务院证券委员会成立,朱镕基副总理任主任,刘鸿儒(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周道炯(中国建设银行行长)任副主任。成员陈元(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洪虎(国家体改委副主任)、王(国家计委副主任)、金人庆(财政部副部长)、于(国务院经贸办副主任)、冯体云(监察部副部长)、华连奎(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思清(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善宰(外经贸部部长助理),

证券委员会办公室是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1998年,证监会与证监会合并,中国证监会成为中国证券市场统一的中央政府监管机构。

插图5:

国务院证券委员会批准设立

在证券市场发展之初,中央政府对证券市场采取了更加谨慎的态度。这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证券市场上的不同利益有关。

因为在证券市场上,一些地方政府更加逐利,他们可以在不承担更多政治和经济责任的情况下获得印花税等大量市场收益。交易所成功取代场外交易和黑市交易系统的根本原因是地方政府和一些市场监管部门充分认识到了建立交易所的巨大潜在利益。比如地方投资扩张的冲动与中央政府分权和地方财政责任导致的地方财政平衡不足的矛盾,地方政府迫切需要寻找资本集聚和市场融资带来的财富效应。因此,在初始市场中,存在着自我约束、竞争约束、行业自律、诉讼约束、监管约束等巨大的空约束。市场参与者不受控制的贪婪和各种不当行为导致资本市场严重混乱。

然而,中央政府的情况却大不相同。它对证券市场的初期发展兴趣很小,却要承担证券市场的所有风险。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一时期,中央政府基本上采取了防范风险的政策。(比如1987年3月28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股票和债券管理的通知》。1992年底,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证券市场宏观管理的通知》)

这样的社会背景和制度基因决定了行政控制成为唾手可得的现成工具,是方便替代和填补市场短缺的重要战略选择。

因此,1992年10月12日,在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及其执行机构中国证监会成立后,中央政府开始初步干预证券市场,并进行了大量的具体制度设计。市场利益相关者的原有制度供给逐渐在空之间流失。集中地方力量,加强市场监管,加快建立相对完善的市场监管法律体系,已成为中国证监会这一时期的主要任务。

两个证券交易所成立后不久,中国证券业协会于1991年8月28日在北京成立。然而,自1992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以来,中国证券业协会已经起步& ldquo接受中国证监会的指导、监督和管理;其高级管理干部大多来自中国证监会系统,属于所谓的& ldquo(证监会)将管理干部& rdquo。

插图6:

中国证券业协会成立

1992年12月1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证券市场宏观管理的通知》,全国人大也开始讨论制定《证券法》。

但总的来说,直到1995年,中央政府只是被动地干预证券市场的具体问题。直到1996年,中央政府才正式将证券市场纳入国家发展规划,形成了明确的发展战略和政策,积极全面地干预证券市场,成为证券市场发展的主导力量。从此,证券市场开始由中央政府主导。国有企业改革&现状;政治目标,满足中央政府利益所需的方向。

这标志着全国统一证券市场体系建设的开始,中央政府也开始成为以其监管机构为代表的中国证券市场的利益相关者之一。

原创文章,作者:好股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guwang.com/gupiaorumen/2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